网赚江湖的骨骼是流量

2018-11-5 01:2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9| 评论: 0

摘要: 罗振宇说,什么是江湖?游离于旧中国“农工士商”的主流身份之外的是江湖。那么游离于网络黑与白之间的,就是䋞賺江湖,它代表着自由不羁,也充斥着暴利、灰色、不乏钱色交易的肮脏,这就是䋞賺这个行业 ...
罗振宇说,什么是江湖?
游离于旧中国“农工士商”的主流身份之外的是江湖。
那么游离于网络黑与白之间的,就是䋞賺江湖,它代表着自由不羁,也充斥着暴利、灰色、不乏钱色交易的肮脏,这就是䋞賺这个行业颇受争议的原因。
近20年天朝的社会红利是什么?
一是房地产;二是互联网。
但是,房地产是与屌丝无缘的,互联网才是普罗大众皆可参与的快车道,不拼爹、不论背景,在这片待垦的荒原上,大家拥有同一起跑线的公平待遇。
时光倒退至2006年,电脑处理器刚进入酷睿时代,赛扬、图拉丁还是主流配置。
“熊猫烧香”是那一年网络标志性大事,李俊编写了一个病毒程序,短短两个月,全国百万台电脑出现了熊猫烧香的标志,并且轻松赚了12万。
让大家记住了李俊这个人,也认识到黑客和病毒的威力。
在今天看来,熊猫烧香的技术门槛并不高,是当时的用户防毒意识不强,杀毒软件不力。
熊猫烧香放在今天,活不过两集就over了,这也说明出名要趁早的理论正确性。
马云说过,阿里巴巴的成功,无异于把万吨巨轮搬上珠穆朗玛峰。
马云的努力是肯定的,其实,阿里还是时代造就的产物,真正的原因是竞争小。
今天的阿里有钱有人,却连个社交软件都做不起来。
时过境迁,沧海桑田已不是当年。
那年,大众对网络的理解还是玩CS、看毛片,连淘宝还鲜有人知,如果你会网上赚钱的三脚猫功夫,会被封为大神,会被美女强奸的。
但大众对这个行业却没有准确称呼和正确的标签。
有一次参加互联网峰会,主办方问我,应该怎么介绍您,我才想到个人身份的问题,我都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。
以前做自我介绍,是以“在家干、不上班”这样模糊的词语介绍,让人联想到“家里蹲”这个土味幽默的词。
直到SOHO这个舶来词的出现,我才有了一个可用的标签,虽然不恰当,但是洋气。
能让人联想到坐在家里,大落地窗可以俯瞰岛城,咖啡香气袅袅升起,一边敲着键盘,一边接着电话的商务范。
其实就是坐在被窝里,床头上一台二手的图拉丁电脑,还是512的内存。
咖啡是没有的,塞满烟屁股的方便面盒子倒是有一个。
那时候有句名言,半夜从方便面盒子里找烟头抽的人,才知道捷径。
方便面盒子配烟头,这是网络人的标配,熬夜秃顶也是一个老梗了。
后来马云提出“电商”这个概念,我才站队到电商群体。
我是淘宝第一梯队的卖家,在网络也操作过种种互联网项目,直到“䋞賺”这个词出现,才真正找到了归属感。
谷歌adwords是䋞賺历史的标志性起点,第一批䋞賺人从这里尝到甜头,为更多期待赚钱的屌丝指引了掘金方向。
在论坛时代,写篇这样的䋞賺技术贴,会吸引几万人网络膜拜,在现实中也是前呼后拥,请客送礼金钱开道希望获取一丝商机的人门庭若市。
这般风光的日子,有种被信徒奉养的荣耀感。
放在今天,我们知道谷歌项目是薅美帝的羊毛,是做䋞賺,但当时不知道用什么词描述所做的事,谁先创造一个名词定义这个行业,谁就是这个行业第一人。
在第一批䋞賺人埋头赚钱的同时,也有一批人走向了个人IP打造,在各个领域封神,占山为王,比如SEO第一人、䋞賺第一人。
历史为什么记住了爱迪生,做出过更大贡献的特斯拉为什么籍籍无名?(不是电动汽车那个特斯拉)
因为爱迪生不但是科学家,还是顶尖的营销高手,不但推广自己的研究成果,还把个人IP成功推广到全世界,我以前的文章写过。
会䋞賺没什么,会䋞賺还懂得营销自己才牛掰。
借助个人IP的光环,在䋞賺江湖中就奠定了江湖大佬的地位,忠实门徒遍布全国,江湖帮派初具规模。
追星能给你带来愉悦,追䋞賺大佬带来的就是钱途,因为䋞賺多是信息差项目,说白了并不是技术,而是一个信息而已,跟个人能力无关。
就如同第一批站长,我们只看到图片站上的女优很漂亮,却不知道每浏览一次就给站长贡献一次点击广告费。
建站只需要空间、域名和一套程序,广告位对接给广告联盟,自己做好排名优化,有浏览量联盟就给广告费结算。
通过批量建站,年入百万的站长比比皆是,甚至通过恶意点击赚取广告费,一度造成谷歌封锁对华账户,如今已是江河日下。
隔行如隔山,对于外行人来说,真金白银近在咫尺,只等明白人帮你挑破这层窗户纸,非亲非故,怎么让人把财富宝库的密码告诉你,通过这一关的秘籍不外乎钱色,交学费求带的排队求睡的,让这一代䋞賺人突然有了腾云驾雾的感觉,一度怀疑这是不是真实的。
任何一个行业在端倪初露时都是乱象丛生的,就像黑客中也包含红客一样,江湖有恶人,也有狭义之士,有搞培训的、收门徒立门户的、跑江湖卖项目的,还有闷吭赚钱不问世事的,一副网络江湖众生相。
且不说功与过,他们游说于网络之上,才让更多人接触到这个低成本的创业机会,至于一把菜刀是用来切肉还是用来杀人,完全取决于自己。
同年,还有个跟李俊年龄相仿的小伙子,也做了一件震惊网络的事件。
他打印了一张标签,贴到化妆品瓶子上,然后用韩国明星PS了一张化妆品宣传海报,看起来像明星代言的进口产品。
做好这些只需简单的三步,再给它起个独一无二的名字,发布到网上,确保别人搜这个名字时,出现的只有你自己。
然后他就开始发布招商信息,价格远低于同类进口产品。
别人搜索产品时,他的信息就出现了。
一天时间,他银行卡收到20多万汇款,他自己吓崩溃了,直到深夜银行卡余额仍在跳动。
第二天,他扛不住这么大压力,去投案了,成了当时网上的头条新闻。
结果,出了一个乌龙,很多企业表示将来要聘请他,请他做网络推广。
也许,他当初只是好奇,想测试一下刚学来的本领,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反应。
小伙子太年轻,没有什么格局。
其实,找代理申请个韩国商标花不多少钱,然后在阿里巴巴找OEM贴牌化妆品,就有了自己的产品,这在当时都是合情合理的,也是后来化妆品行业通用的手法。
这次事件之后,给䋞賺人无限的想象空间,把目光从薅羊毛转到做产品。
百度2000年成立于北京中关村,从03年开始进入竞价,那时候电脑用户基数太小,没人懂百度。
到08年,随着家庭电脑数量暴增,这个熊掌标志才随着免费MP3红利、搜“丝滑”出“嫩模”的野路子,以及无孔不入的捆绑下载,统治了用户电脑端。
用户是通过百度搜索在互联网获取信息,百度在淘宝尚未成熟之前,形成了一个流量入口,只要付钱给百度,你的广告就可以展示在亿万用户搜索内容的首页首条,这就是饱受诟病的凤巢系统。
现在把药品、保健品、减肥、丰胸广告称为黑五类,因为它是最痛点的需求,是最暴利的产品,也是假冒伪劣的重灾区。
但当时是没有管控的,网民也没有防范意识,认为网上说的,就是权威的,就是正确的,被称为博傻的营销时代。
这给黑五类竞价提供了温床,开始野蛮成长。
2008年做竞价等同于捡钱,这在圈子里是公认的,一瓶成本5块钱的减肥药,通过极限词夸大、对比图震撼、引用砖家推荐、0风险承诺,卖到198一瓶,将近20倍的利润。
一个产品出来,马上会被同行复制,拷贝你的单页,拷贝你的产品,投竞价马上就能收钱,就是这么so
easy。
暴利驱使下,政策不明朗提供的温床,䋞賺江湖暗潮涌动,每个平静的外表下,都揣着一颗焦躁的心。
那几年最忙的要数OEM厂家,你想要什么保健品,都能给你按要求生产,左旋肉碱、红酒木瓜靓汤、大肚子减肥茶。
竞价让流量获取如此轻松,制造了多少亿万富翁不得而知,但成了那一代䋞賺人暴利捞金的美好回忆。
淘金赚钱,把铲子卖给淘金的人更赚钱,同时暴富的还有竞价培训……
在莆田系尚未崛起时,䋞賺顶起了百度竞价营收的半边天,后来财大气粗的专科医院,也开始请䋞賺人操盘竞价。
我一个朋友说,咱一天几千块钱的推广费,都觉得的是烧钱,人家专科医院老板每天逼着竞价员要烧完3万块推广费。
因为广告没有点击,就意味着没有用户,哪怕3000块广告费能吸引来一个病号,他们就有把握让他花12000割个包皮再走。
他最后看不下去专科医院的做法,又回来做自己的䋞賺。
天朝的互联网被嘲笑为Copy
in
China,䋞賺项目很多也是舶来品,最早的销售信、邮件营销、电子书营销,都在国内互联网开出过妖艳的花。
回想一下,互联网带来的是风口效应,屌丝逆袭是最深刻的印象,在这里,哪怕你是卑微到尘埃里的无名小卒,只要你有一根网线,一台电脑,还有一条信息,人生可能就逆转了。
“我说好久不见你去何处
你却对我说,我去江湖
恩恩怨怨,没人会认输
舞刀弄剑,一点都不酷
来吧,热上一壶好酒
说吧,要说原来的辛苦
......出自《武林外传》主题曲。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文热点

返回顶部